军事新闻

司马相如的爱情这么理解,唯有相思无尽时_人文频道_东

发布日期:2020-06-28 03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谈到爱情时,人们总能想到许多感人的故事。从诗经的“关雎合鸣”到唐诗的“除去巫山不是云”,从宋词的“不思想、自难忘”再到明清传奇的“牡丹亭还魂”。无论哪个时代,爱情都是永恒的话题。即便连佛教故事亦不免凄美的相恋。如彼岸花、阿难与摩登伽女等。

文本上的故事总是免不了润色加工。或是歌颂相爱的热烈,或是伤悼别离的凄苦,亦或是感叹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且在朝潮暮暮”。然而,现实生活中的爱情总是免不了“一地鸡毛”的琐屑烦躁。尤其在人生沦落时更见本色。所以俗语常言:贫贱夫妻百事哀。可即便如此,古往今来的人们仍旧孜孜不倦地追求美好的爱情,赞颂美好的爱情。我们亦不能免俗。且来看看汉代的两个著名爱情故事。

“愿得一人心”

司马相如,字长卿,蜀郡成都人氏。司马相如年少时喜好读书,学习击剑。他的父母因爱而称其小名为“犬子”。待稍长一些的时候,蜀郡太守文翁便派遣司马相如等人去学习儒家七经。因其爱慕蔺相如为人,这才更名为相如。司马相如曾当过孝景帝武骑常侍,后又依附梁孝王。

这一年,梁孝王病死。依附于梁孝王的司马相如,便不得不从梁地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成都。然而回到故乡的司马相如除了随身带来的车马服饰外,别无它物,甚是贫困。临邛令王吉与司马相如素来是好友,恰巧王吉邀请司马相如前往临邛做客。相如于是便又到了临邛。王吉表面上很是恭敬,实则并未倾心相待。相如知此后,便常称病不见。这一天,临邛富人卓王孙、程郑二人举办宴会,司马相如受王吉亲邀,不得不前往赴宴。宴会中王吉突然对司马相如笑道:“我私下听说长卿你喜好弹琴,可弹一首以自娱。”相如辞谢,不愿弹奏。然而,伴奏之乐响起,王吉等人一再相邀,相如不好拒绝,只得弹奏。

卓王孙有一女,名叫卓文君。不久前刚做了寡妇,亦喜好音乐。这时的她恰好在窗外窥视,司马相如亦心知此女,便故意用琴声挑逗卓文君。卓文君亦心知。然而恐失礼数,不敢直接见面。待宴会罢席之后,司马相如便让人贿赂卓文君的侍者,使之代为传信。相如本有文采,到临邛时又是华车走马,仪表闲雅。卓文君本已心生喜爱,这时岂能自止?便趁着月色,连忙去了相如住处。司马相如一想,索性便带着卓文君连夜乘马车回到成都。这件事儿,自然也被卓王孙知道,自气怒骂道:“如此不孝之女,就算我不杀她,我也不会给她一分钱。”

卓文君随司马相如乘车到达成都住所,但见家徒四壁,贫困不已。不禁大吃一惊。毕竟谁又能想到器宇轩昂,乘车走马的司马相如竟会如此贫困。就像二十一世纪的渣男,说好的我养你,结果领回家一看,没车没房没钱,惨不忍睹。幸好司马相如还有一辆马车,一间空房。于是二人便在成都住了一段时间。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”再热烈的恋火也会被油盐酱醋的冷水浇灭。卓文君不高兴道:“长卿,我们且一起回临邛吧。向我的兄弟们借点儿钱,亦足够维持生计的了,何必在成都如此吃苦。”于是二人便同回临邛。卖掉车骑,买了一酒舍以卖酒为生。卓文君当垆卖酒,司马相如便身穿犊鼻?做着洗碗扫地的杂活。勉强过日子。